本文随事态进展而更新,链接不变:https://ruanx.net/hit-2020-exam/

完整阅读本文需要约 1 个小时。笔者推荐在阅读本文时,点击下面的播放器,听点肖邦,冷静一下 :)

  COVID-19 疫情爆发后,全国各地的高校采取了线上授课的模式。在结业考试方面,有高校采取了线上考试,有高校选择返校后再组织统一考试。而哈工大(哈尔滨本部校区)教务处在学期中途,从未发布过考试相关的信息;而要求教师做线上考试、线下考试的两手准备。情况持续到16周,迫近考试,学生无所适从。这场主题为“是否应当线上考试、什么时候考试”的争议,即是由此爆发的。

  参与本次事件的主要有学生和教务部门两方。而至于教师们,据一些教师自述,他们很难以影响考试有关的决策;而若与校方公开对抗,则对个人发展不利。我们深切地了解老师们的立场,并感谢工大教师的辛勤付出。

  争议以来,无数封邮件发往校长信箱,其中一部分如石沉大海,一部分得到了教务处的回应。6 月 9 日,学生开始在知乎进行“冲榜”,提出了“如何看待哈工大在征求学生考试形式意见后,仍然决定线上考试”这一问题,但遭到知乎官方打击。6 月 10 日,另一个问题“如何看待哈工大线上考试”在本校同学以及西北工业大学、中南大学同学的帮助下,冲上知乎热榜,最高时位于总榜热度第 10 名。次日凌晨,问题撤下热榜。

  笔者是学生一方,参与了前期发校长信箱、后期知乎冲榜的全过程。写下本文,主要是为了记录本次争议的细节,以供希望了解本次风波的读者参考。这些故事不应该被遗忘。“述往事,思来者”,笔者希望本文能为之后工大的学生运动、乃至全国各高校的学生运动,提供借鉴、参考与警示。

  笔者写作本文前,对学生的诉求进行了较为深入的调研。惟教务部门(以下称为“校方”或“教务处”)的思路,笔者无从得知。故本文只能将教务处的回信呈现出来,供各位参考,或许能推理出其脉络。

  笔者深知,“客观中立”是观察报告类作品的基本要求。本文将会尽力呈现不同持份者的观点,但笔者身为学生方,难免出现较为偏颇的记载。还望读者仔细辨别。

争议之前:哈工大2020春教学情况概述

  工大原定于 2 月 下旬开始春季学期,但由于疫情影响,决定推迟返校。在原定开学时间,工大开始了网课教学,同时抱有本学期回校复课的可能性,故决定所有课程分批开学,课程在审核之后,再予以线上教授。此种情况,导致部分课程开始时间,比正常情况晚数周。

  在本学期教学过程中,校方要求老师做好线上考试、线下考试的两手准备。最先开始考试的,即为大四临近毕业的学生。笔者修的《近世代数》课程,即有临毕业的学生,必须尽快得到课程成绩。对于这部分极少数同学,多数科目采取了课程报告的形式进行考核(仅就笔者所知范围内。未全校查证,请读者自行判断真实性)。由于影响人数少、当事人忙于毕业、考试形式较为合理,大四同学的考试并未引起关注。

  需要注意,同学们与校方的争论焦点在于“考试课”的考试形式。而对于考查课,大部分同学是不关心的。这是因为,哈工大的必修课程分为“考试”“考察”两类,前者计入学分绩(相当于其他高校的 GPA);后者只需及格,不影响学分绩。学分绩关系到保研、评奖等事务,是同学们关心的焦点。

  5 月,以往年经验,应该逐步进入复习阶段。学生向自己的授课教师询问考试规则,得到的答复多为“有待教务处决定”。在此需要指出,在本次风波中,大多数学生与大多数老师站在同一条阵线。学生转而以各种渠道询问校方,校方在部分邮件中称要做好线上考试的准备,在部分邮件中又称原则上在返校后再进行考试。笔者收集了部分信件:

▲ 校方称“原则上返校后再进行考试”
▲ 校方又称“请做好考试课也进行在线考试的准备”

  教务处给出的答复竟自相矛盾,一时间引发学生强烈关注。考试如何进行、考试何时进行,成为了学生关注的主要问题。此时流言四起,学生们从任课老师得到的消息也多有矛盾之处,进一步引发了各种猜测。

  适逢同学们焦急等待最终结果,一则“本学期要把春季课程全部考核完毕”的消息于 5 月 21 日广为流传,并引发了学生的巨大反弹。学生将这一天的活动戏称为“5·21 大团结”,将在下一节详细讨论。笔者也以此将整场事件划分为三个阶段:

  1. 自发阶段:5 月 21 日前。学生零零散散地与校方沟通,并未取得成效。
  2. 组织阶段:5 月 21 日至 6 月 8 日,大量学生开始关注此事件,并团结起来与校方交流。
  3. 爆发阶段:6 月 8 日之后。期末考试安排摇摆不定,大量关于校方确定采用线上考试的讯息涌现,引发舆论关注。

“5·21 大团结”事件

  5 月 21 日,下面这张截图在“HIT大二学习交流群”中流传。这是一位老师向自己班级的学生发出的:

▲ 5 月 21 日,引发学生关注的信息

  同时各种渠道传出消息,称学校已经要求各科教师“6 月 26 日之前结束所有考试”。立刻有同学号召其他学生,通过多个途径向校方反映诉求,文档如下:

▲ 呼吁学生向校方反映诉求的文档

  短短一天之内,校方收到了至少数十封学生邮件,参与的同学们以各种不同的方面,提出了对线上考试的反对。而校方的反馈如下:

  笔者不评论这份回复。既然谈到了这里,我们有必要梳理一下学生们的诉求。尽管多数同学都反对线上考试,但坚决程度存在差异、反对线上考试的原因也不尽相同。笔者收集到了各种信息,因此可以记录在此。

学生们的诉求

  “不管政治上的左、中、右,阶层上的上、中、下,我们都要接触”。在调研中,笔者发现,“线下考试”的诉求,可以称得上是各方学生的“最大公约数”,因此有着广泛的民意基础。大多数同学支持线下考试,绝不是偶然的,而是因为线下考试代表了多数同学的利益。以下是 18 级部分同学反对线上考试的原因:

甲同学:成绩靠前 最大的顾虑为公平性问题。
不希望自己之前的努力,被作弊者超过。
乙同学:成绩未知 网络环境差。
经常断网,担心在线上考试时被取消考试资格。
丙同学:成绩中等 在家考试环境恶劣。
自己家附近近期在搞装修,噪音很大,担心影响考试。
丁同学:成绩未知 缺乏时间复习。
近期有大量实验课,严重挤占复习时间。
戊同学:成绩未知 手机摄像头坏了。

  此外,在 6 月 13 日一份民间的调研(收集了两千多份意见,支持线下考试者与支持线上考试者人数之比约为 9:1)中,部分意见如下:

A同学:作为保研边缘的学生,为考试做了无数的准备,怕其他人在线上考试中作弊。
B同学:作弊是杜绝不了的,虚拟机枪手,请问如何保证公平?
C同学:准备研究生入学考试。
D同学:准备实习。
E同学:原有计划被打乱,变卦让我们很不满。
F同学:一是考试公平性,二是条件不支持 。

(笔者注:其中有同学为威海校区)

  至于笔者自己,则主要是担心公平性问题。另,由于教务处迟迟不发通知,无法安排复习顺序,恐两年来艰难维持的学分绩暴跌。看了这些案例,我们不难总结出学生们观点的共同之处:

  • 要求保证公平性
  • 要求留出足够多的时间,以便近期主攻实验、考前安排复习

  于是,“反对线上考试、支持返校后考试”,成为了最主流的声音。另外,这里还需要提到,大部分的教师,也是支持线下考试的。笔者几门课程的教师表示,因为公平性的考虑,倾向于返校后进行线下考试,但只能听从校方的安排。

  有同学针对上述几个问题,向校方发送邮件。回复如下:

  笔者亦向校方发送了邮件,从技术的角度质疑线上考试的公平性。我发出的信件如下:

校长信箱,
  见信好。这是一份讨论线上考试的信件。  我相信教务处已经在各种投票、同学们的来信中,了解到大部分同学对考试课采取线上考试的抵制态度。然而坊传教务处仍然决定考试课线上考试,令人深感不安。

  本篇信件不谈民意,只谈技术。接下来展示几种针对在线考试的攻击方式。

  一、网络速度本身的缺陷  由于网络环境的影响,本学期的教学直播中经常出现严重卡顿。这种情况在仅有一位教师共享屏幕的情况下已经时常发生,若50名学生同时直播,监考员方面同时观察50名学生,会有更加明显的卡顿。
  二、考生故意限制网络速度  正常的路由器都有限制网速的能力。学生只需将 wifi 限速到 50Kbps, 则监考员观察考生,有如播放PPT。考生此时拥有很大的作弊的空间。
  三、虚拟摄像头循环播放预录制视频  考生可以录制一段写字的视频,然后虚拟出一个摄像头,循环播放该视频。现有软件已经可以非常容易地实现,例如 OBS-VirtualCam。
  四、降低摄像头画质以干扰检测  方案三的缺陷是,如果监考老师突然要求学生在某时刻起立、举手等,则循环播放的视频将会被发现。应对此问题,考生可以仍然播放摄像头的实时画面,但故意降低摄像头画质,例如用软件加入大量的噪点,使得监考员一眼难以判断学生是正在认真答题,还是在作弊。
  五、故意掉线  许多路由器可以设置定时断流;考生也可以选择拔掉手边的网线,一分钟后恢复。监考员无从判断学生在掉线期间是做了什么;而且大量考生的网络质量并不高,随时可能掉线,监考员无从分辨一位考生是故意掉线,还是因为网络不稳而掉线。

  在技术以外,让几位老师监考数十人、数百人,也是不太现实的。网络考试的舞弊不同于线下考试那样容易判断,摄像头拍摄的画面质量受摄像头参数、光照等因素的综合影响,导致监考难上加难。学生的网络环境不稳定,掉线30秒钟,到底是否应该判断为违规?此时要么误抓正常考试的学生,要么放过作弊者。无论选择何种处理方式,认真学习的同学都是最大的受害者。
  考试的公平性,在工大向来得到重视。但在线考试,无疑是公平性的最大杀手。我希望每一位认真学习的同学都能得到相应的回报,每一个考生都不敢动起舞弊的念头;然而如果采取线上考试,这些都成为了笑话。  我们注意到大一、大三同学面临分流和保研,9月返校后考试存在困难;但至少对于大二的同学来说,考试是并不迫切的。我在此提出诉求:

  - 考查课全面改用大作业、课程报告等形式。
  - 大二学生考试课于返校之后,再组织线下考试。

  希望校方以公平性为重,谨慎处理线上考试问题,不要寒了认真学习、作风端正的同学们的心。哈工大要“办世界一流大学”,希望在百年校庆之际,工大在考试形式方面的决策,能达到世界一流大学的水平。以下列举几个世界一流大学对本学期成绩的处理方式:
  - 清华大学的学生可以选择自己本期课程成绩,是否只记为 Pass / Not Pass 两档.
  - 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可以选择是否记为 Pass / Fail 两档. 资料来源:https://againstcovid19.cuhk.edu.hk/wp-content/uploads/One-off_Late-drop_PassFail_2019-20_T2_UG.pdf

  希望工大越办越好。  最后,附上群里看来的几则笑话。由哈工大同学集体创作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笑话1.教学节上,校方代表与同学们开会。校方代表说:“同学们,很快我们就能完成线上考试,稳步推进教学计划,办世界一流大学!”学生席位传来一个声音: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
笑话2.一位学生在线上考试时抱怨道:“这教务处真差劲儿!”
结果被一位教务处工作人员听到而被记过。
年轻人辩解说:“我根本没讲是哪个教务处,你怎么可以随便给我记过呢?”
“你少骗人,”教务处工作人员咆哮道,“我在这里工作二十多年了,哪一个教务处差劲我不会知道吗?”

笑话3.哈工大教务处,有几名学生在等待退学通知书。大家在讨论自己被退学的原因。
“我在多门线上考试过程中网络中断,被判定为作弊。”
“我没有想到线上考试一说,六月份没有复习,所以我挂掉了所有课程,达到了20学分。”
“我在疫情期间努力学习,可谁知别人和我的答案完全一样,被判定为提供答案给他人作弊。”

笑话4.学校开教育节,主持人突然说:“请支持线上考试的坐左边,反对线上考试的坐右边。”
大部分同学坐到了右边,少部分坐到了左边,有一个人坐中间没动。
“同志,你到底支不支持线上考试?”
“我自己想要他们线上考试,但我一直吹嘘我们以考试的公平性为重。”

主持人连忙说:“那请您赶快坐到主席台上来!”

  信件发送于 5 月 27 日,校长信箱于 5 月 28 日回复“你的来信收悉,已转办本科生院,并要求有关部门尽快办理和回复”,此后杳无音讯。笔者不知道本科生院有没有收到邮件,也不知道校方是否有意回复邮件。多名同学称自己的信件未收到回复,与笔者的经历相似。

  有一些同学的信件收到了回复。摘录于下,供读者参考。

▲ 发信者的诉求是采取特殊的缓考形式
▲ 校方回应称需要在学校层面讨论此问题

  另外,有同学支持 Pass/Fail 方案。发送邮件如下,但笔者没有收集到校方对这份邮件的回复,深感遗憾。

  还有一篇信件,诉求为 9 月返校后考试。教务处回复如下:

  除了邮件交流之外,学生在许多渠道表达了自己的态度。例如在公众号文章留言:

  至此,同学们的观点已经基本统一。“考试课在返校后考试”,成为多数同学观点。

马原投票

  5 月 29 日,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》课程进行了投票。以下是笔者班级的投票结果。其余班级的投票结果与本班级类似。

  可见,线下考试不是单独几个人的诉求,而是大部分同学的诉求。在投票之后,学生认为校方已经看到了学生的意向(在一份邮件中,教务处承诺将会广泛调研同学们的观点、力争满足大部分同学的需求),故形成了“校方将改变马原课程线上考试的安排”的期望。

  需要指出,这一期望在同学们之间是共识。接下来的舆论风暴,与这一期望存在一定联系,我们将之后予以讨论。

马原宣布线上考试、第一次知乎问答

  6 月 9 日,一则消息在学生间扩散:马原老师宣布在线考试,并称全校的所有考试课,都采取在线考试的方式。校方的处理方式,立即引起了学生的公愤。有同学直斥前述调研为假民主,认为校方此前对学生的安抚,是为了降低反对声音,平安度过校庆;在校庆之后则原形毕露,并呼吁同学在公共社交平台发声。

  6 月 9 日下午 16:35 ,有人以“如何看待哈工大在征求学生考试形式意见后,仍然决定线上考试”为题,在知乎提问。笔者以“阮行止”的用户名回答,并迅速成为最高赞答案。

  问题链接: 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400395200

  此后问题热度持续发酵,吸引了大量工大学生讨论,但并未进入热榜。6 月 9 日晚 20:14 ,笔者收到了辅导员的电话。辅导员称愿意积极向校方反映诉求,并表示希望笔者删除回答。笔者随后删除了知乎回答。

  6 月 9 日晚 20:25,问题被添加了“马原”二字的定语,改为“如何看待哈工大马原在征求学生考试形式意见后,仍然决定线上考试”。当晚 21:28,知乎管理员锁定了该问题的编辑,是知乎帮助校方控制评论、打压舆论的有力证据。

▲ 6 月 9 日问题日志

  知乎帮助校方对此问题进行了其他限流措施。问题在登录之后才能查看;在知乎,直接搜索问题名称无法找到这个问题,大部分同学需要通过他人分享的链接,才能进入该问题。

  在知乎的打压下,第一次提问成为了学生内部的讨论大会,并未引起外界关注。次日,另一个问题却登上了热榜,这是彼问题的提问者所想象不到的。

第二次知乎问答

  有一位同学出于为教务处辩护的心理,提出了“如何看待哈工大线上考试?”这一问题。但知乎的问题日志似乎存在缺漏,笔者已经无法恢复出其问题的原貌。

  问题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400319511

  6 月 10 日,由于“马原”问题被持续限流,多数学生开始冲此问题的热度。大量学生在问题下表达立场,批判校方迟迟不公开考试细则、在已知学生民意的情况下强推线上考试。问题热度迅速上升,并进入了知乎热榜总榜前 50.

  适值西北工业大学的考试安排出现问题,其学生将对应问题推到总榜第一名,长达半天时间。当日下午,西北工业大学宣布撤销考试排期,学生斗争取得了初步胜利。大量西工大学生来声援工大学生,在问题下踊跃冲热度。知乎的热度与浏览量、回答量等因素有关,因此积极关注问题的用户越多,热度就会越高。然而工大问题热度上涨缓慢,在各个指标显著高于其他热榜问题的同时,排名仍然靠后,引发了学生对校方再次以黑手降热度的怀疑。但这一怀疑找不到明确证据,笔者不予评论。

  晚间,中南大学、湖南大学、东南大学相关的提问,也开始冲热榜。西工大、哈工大学生大量涌入对方问题,帮助对方涨热度;对方学生也积极关注工大问题。工大问题热度随即缓慢上涨,并最终达到总榜第 10,但工大问题热度降低速度远高于其他问题,只能维持在第 10 名数个小时,并于 6 月 11 日凌晨掉出总榜。

威海校区辅导员公然威胁学生事件

  哈工大威海校区,于本学期对学生的通知是“考试课线下考试”。6 月 10 日,其海洋学院突然发出通知,宣布所有课程均线上考试,并试图禁止学生将此消息告知外界。

  此举引发激烈反弹,威海学生坚决将信息传了出去。海洋学院某辅导员发表了如下言论:

▲ 威海校区某辅导员公然威胁学生

  笔者并未查阅威海校区的学生违纪处理规定,暂不知道是何种规则授权“学院肯定从重处分”传播真实消息、表达自己诉求的学生。该辅导员立刻被学生在知乎强烈批评。晚些时候,出现了一些回答,称该名辅导员平易近人,帮助学生颇多。笔者认为,其平时与学生感情融洽,不是为其发表威胁言论开脱的理由。辅导员在年级学生中的影响力,决定了辅导员不可乱说话。既然选择了公然威胁学生,则势必承担相应的代价。否则,岂不是每个辅导员都可以先搞好学生关系,然后肆无忌惮地发表暴论?

对教务处行为的观感

  多数学生认为,教务处在本次风波中,扮演着并不光彩的角色。一方面声称调研学生需求,另一方面强推线上考试,有又当又立之嫌。究竟是何种原因,使得教务处明知多数学生的诉求、明知多数教师的反对、明知各种民意调研的结果,仍然强行要求线上考试?

  教务处对学生而言,是黑箱状态;笔者也无从推测教务处的动机,故发送邮件询问以下问题:

  笔者的上述邮件,并未接到回复,故本报告无法体现教务处的想法。坊间对教务处的动机有若干猜测,撷录于下:

  一、“为了下学期正常安排”说。此说认为,教务处坚决线上考试,是为了不影响下学期的分流、保研等事务。
  与之印证的证据有:教务处曾经在邮件中表示此观点。  

  二、“欢度百年校庆”说。此说认为,教务处本来早已决定线上考试。至于前期搞投票、发邮件声称会积极调研、满足大部分人的诉求,是对学生的绥靖政策。其目的在于,为百年校庆提供一个较好的舆论环境;而在百年校庆过后,立即脱下伪装,摊牌表明原计划。
  与之印证的证据有:本报告前文摘录的所有邮件。另,坊间有预计 6 月 8 日左右校方将会宣布所有科目线上考试,果如其预料。

  三、“校长要求线上考试”说。此说认为,本校校长是线上考试的坚决支持者,使得教务处不得不违背大部分教师、学生的意愿。认为教务处是背锅者。
  笔者认同此说,因为大量的证据印证了校方高层对线上考试的坚定态度。6 月 10 日,威海校区即传出消息,称“威海校区原定线下考试,但本部要求与之同步,采取线上考试”。笔者亦从不同信源获知,“威海校区表达了希望线下考试,但本部态度极其坚决,威海校区不得不线上考试”。而能迫使威海校区更改已经确定的考试方案,所需的能量恐非本部教务处所具有,必然是受到了更上层的压力。此外,于 6 月 11 日分发的通讯稿(6 月 9 日会议,如下图)也指出,本校校长坚决要求线上考试:

▲ 链接:http://news.hit.edu.cn/2020/0609/c420a219508/page.htm

  坊间还有若干其他传言,有些支持者寥寥,有些欠缺证据支持,在此无法一一予以记录。笔者采信了“校长要求线上考试”说。

后续:工大的考试安排

  [等待更新]

结语:学生民主该往何处去?

  笔者 2018 年进入工大至今,目睹了种种乱象。大一入学后,学生会组织四级模拟考试,将参与者的个人信息交给第三方培训机构,引发舆论批评。此外,学生会对新生搞“压力面试”,一度冲上知乎热榜……在工大,举凡学生与校方的冲突,解决方案无外乎几条路:

  1. 通过辅导员、学生咨询委员会反映
  2. 通过校长信箱反映
  3. 若上述方式均不奏效,则上知乎,以舆论压力逼迫校方让步

  为什么学生普通的诉求,需要靠舆论的关注,才能迫使校方作出一定改革(甚至校方可能毫不动摇)?在此次事件中,为什么学生和教师都强烈支持线下考试,校方仍然强推线上考试?学生咨询委员会等机构,为什么没有起到效果?

  笔者认为,问题的根源在于,学生从未具有过与校方对谈的能力。学生的种种诉求,发送给校方,无非是“建议”;而校方在决策时,可以毫不顾虑学生、教师的感受。这种根本上的矛盾不解决,工大将会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引起社会舆论关注;在校方毫不考虑学生诉求的情况下,曝光出的问题,亦将越来越多。

  学生民主该往何处去?

  笔者无从知晓。但笔者在此引用两段话,或许可以提供些许启示:

  所谓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。有大师之谓也。
      ——梅贻琦,1931 年清华大学校长就职演说
 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,
  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;
  怒斥,怒斥光明的消逝。
      ——狄兰 · 托马斯 [英]